盜墓隨筆

真的是隨筆,情節文筆什麼的都沒修,算是集私心的一篇吧
盜墓結局捏他有,請斟酌觀看


「唷,小三爺,來見見我媳婦兒。」

吳邪猛地睜開眼睛,眼前拍著自己肩膀的人居然是潘子!怔了幾秒後才傻愣愣的問了句:「你怎麼會在這?」

「啊?我怎麼在這?小三爺你是不是恍神了?」潘子搔搔頭,一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樣子,但隨即又彎下腰抱起一個小女孩,「不說那些了,我女兒也還沒見過吧,有點怕生別介意啊。」

小女孩緊抓著潘子的衣領,樣貌倒是生得挺標緻的,可以想像成年後會是名亭亭玉立的女子,但吳邪還是有些反應不過來,眼眶卻先紅了,看著女孩緊緊依著潘子的模樣又看到潘子與身旁女子緊牽著的手,原先的那句「你不是已經……?」硬生生吞回肚內,吳邪拍了小女孩的頭,應答道,「是啊,第一次見面呢,怎麼不早點介紹給我呢?」

女孩微微嘟起粉嫩的嘴唇,又往自家父親的懷裡鑽,潘子佈滿傷疤的手一手就把女兒托得穩穩的,「這不是就見面了嗎,你也知道,咱們都有事情忙,這次能會面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原來潘子其實沒死嗎?吳邪隨口給予敷衍的回答,腦袋內的思緒已經轉了好幾回,這時候潘子忽然道:「別想了小三爺,潘子我只是想說件事。」
「說什麼?」
「我在底下過得挺好的,用不著那麼掛心了,偶爾來看看就行了,要是能多帶包菸更好。」
「等等,潘子,你現在——」
吳邪正眼一瞧,哪來的媳婦兒和女兒,他的面前只有潘子。再度怔了怔,乾脆伸手拉扯自己的臉頰:「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正是,托夢總聽過吧?」潘子站著三七步,面上表情是吳邪熟悉的屌兒瑯當樣,他咧嘴一下,常年用槍導致滿手厚繭的大掌又拍了幾下自己的肩膀,「在上頭好好過日子吧,我還想多休息會兒,不想那麼早去接人哪。那麼小三爺,我就先回去啦。」

話甫說完潘子真的轉頭就走,當下下意識反應就是先追上去,想不到追沒幾步臉上就傳來柔軟的觸感,吳邪嚇得轉頭一看,他娘的景象怎麼又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這次換成了秀秀抬著手像是要賞自己一巴掌,不遠處是小花,應該說副駕駛座上是小花,他們好像在車上?老天,自己都要風中凌亂了。

「小邪哥哥你終於醒啦?」秀秀將手收回去,敢情那隻手該不會真是要往自己臉上呼的吧?吳邪揉了揉眼睛,決定保險一點的詢問:「我們在哪?」

前方副駕駛座的小花望著他好一會兒,搖頭道:「小邪你真狠心,難得你來北京我們想招待你,結果才聊到一半就夢周公還鬧失憶?夢話倒是說得挺清晰的!」
「我說了什麼夢話?!」
「”死胖子把老子的雞腿還來!”,瞧你臉上還留著口水呢。」

吳邪一驚,趕緊抬手往臉上擦了擦,但擦了幾下就發現哪來的口水啊,聽到小花和秀秀險些憋不住的笑意這才反應過來,「你丫的兩個聯手欺負我啊!」

「誰叫小邪哥哥聊到媳婦兒的問題就直接睡死過去了?」秀秀也不裝了直接笑開來,銀鈴般地笑聲聽著很悅耳,「我們還在路上呢!」隨手指著車窗外不斷變化的風景。

天氣算是舒爽的晴天,略顯厚重的雲層遮擋不少毒辣的陽光,吳邪努力回想著方才的夢境,他曉得自己確實睡著並造了夢,但經過剛才的一番折騰居然馬上把夢境忘了大半,只記得最後自己好像喊了些什麼,「我到底說了什麼夢話啊?」

秀秀不作聲,直盯著前方瞧,過了一會兒才聽到小花道:「“一路走好。”」

「……」背部倚著頗舒適的椅背,吳邪知道他倆八成是猜到自己夢到什麼了,這才真正冷靜下來,他閉上眼在心中默念,一路走好啊潘子,辛苦你了。



+++++++++++++++++++++++++++

跟友人聊天聊著聊著被慫恿後就著對潘子的不捨以及對發小設定的喜愛寫出來的產物,恩,就這樣。
我想念潘子也喜歡那種青梅竹馬所以了解彼此心情的設定(哭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BRAC/COLA

Author:BRAC/COLA
初訪者請點置頂

網誌內容含髒話+不自重請注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