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23/JayTim]Fragmentum(授權翻譯)17/08/08更新至第二十二章

*原本只是想翻給親友看的,想想決定放到網誌這邊,但因為個人英文能力有限,翻譯可能出現很多問題,如有好心人士願意幫忙解答會感激不盡,但請不要惡意攻擊(艸)
*原文地址:點此跳新視窗

7/7:
20130707 
已在Tumblr上向作者申請到授權(點擊圖片可放大)
雖然有點好奇到底有沒有其他人也有看這篇文章,不過好想求同好或抓蟲幫手啊嗚嗚(別鬧

作者:Ryssabeth
配對:Jason Todd/Timothy Drake
角色:Jason Todd、Timothy Drake、Dick Grayson、Bruce Wayne、Damian Wayne、Alfred Pennyworth、Conner Kent、Stephanie Brown、Bart Allen
概要:每個人都有臨界點,而Tim已經到達極限並屈服了。


個人小感言:這篇文章主要是描述Tim在Bruce死後接連看到了死去親友的幻覺,但他並沒有完全屈服,而是一點一滴地對抗著,個人很喜歡角色們的互動,希望能好好翻譯出文章的感覺(艸


第一章
原文地址


Tim不太確定Dick是不是想對之前的事做補償才提議他參加這次的晚餐,而且先不論Dick的動機是否真是如此,Tim也很疑惑自己居然真的出席了。他現在不太能忍受與Dick共處一室,更別說是和Damian。

但Alfred是他會打電話問好的對象(就算Tim已經搬到別的地方去住了)。

「歡迎回來,兄弟!」

Tim很想對Dick說他們不再是兄弟了,但他沒有。Dick看起來很開心,但Tim已經毀掉大部份的人生(很多次,包含他自己的)。

Alfred似乎很高興能夠見到Tim,至少Tim能帶給年長者這些喜悅。至於Damian,他看起來比平常更加憤怒。Tim把這樣的細節觀察當成樂趣。他的左邊嘴角因傻笑的動作而勾起弧度,Damian的眉頭皺得更深。

晚餐時Dick一直想從Tim那邊打聽出他現在究竟住在哪裡,Tim不斷迴避這些問題,Damian則不斷出言諷刺。

突然間Tim感到嘔吐感,他找了藉口離開,走到浴室把冷水撥到臉上,洗了手,然後凝視著鏡中的自己。

我的頭髮太長了。

當Conner打開浴室的門時Tim激動得屛住呼吸。

「你怎麼會在這?」

Conner挑了挑眉,「超能力者不受限制,對吧?」

Tim笑了。

「你沒事吧?」

「嗯,我當然沒事。試著找到方法來告訴Dick Bruce還活著,我有證據,在伊拉——」

「Tim?」Dick的聲音讓Tim眨了眨眼並閉上了嘴,「你還好嗎?你剛剛在和誰說話?」

他想告訴Dick他正在和Conner交談,雖然他有點心不在焉,但Conner並沒有在浴室裡。Tim環視整間浴室,他咽了一口唾液並揉著太陽穴,眼淚弄得他的眼皮不太舒服。

「我沒事,我剛剛只是在,自言自語。」Tim覺得自己需要睡眠。他已經缺乏太多睡眠了。或許正是因為太過疲倦所以他才會看到Conner。畢竟Conner已經死了。

Dick推開門走進浴室,「你有好好睡覺嗎?」

Tim本想謊稱自己沒事,但這是個離開的好藉口,「沒有。我想我需要回去好好睡一覺。謝謝你的晚餐,Dick。」他從昔日的兄長(現在是個背叛者)身邊走過,但Dick抓住他的肩膀。

「我們……應該再做一次像這樣,我是指,見個面什麼的。」

Tim看著他。然後點點頭。「當然。」

他回到家,洗了手,然後睡覺。

他對於自己無法安然入眠這事並不意外。



第二章
原文地址

Tim喜歡有秩序的事物,這會讓他感到舒適。他注意到他心不在焉地排好了其中一份文件夾使之能夠與桌緣保持平行。

他的手在發癢。

他距離桌子只有幾步之遙,而走到洗手間需要走十二步。

Tim很喜歡三的倍數。

他花了180秒洗手,雙手有點刺痛,他認為這是因為清潔和秩序所造成的。那些讓他感覺舒適的生活環境。他知道,那些讓他感覺自己掌控一切的事物。

對事物的控制是他最近失去的能力之一。

當Tim摩挲自己的雙手時Bart正坐在沙發上,Tim不記得自己有邀請Bart來到這裡過,從來沒有。不過,他知道Bart的個性,而Bruce不在——

Bruce不在了。Bart不在了。Conner和Steph和爸爸也一樣。

他們都死了。

Tim回頭看向沙發,Bart不在那裡。他不會出現在那裡的,他已經死了。

Tim開始整理東西,他需要讓自己的住處保持整潔並維持在控制之下。他需要這樣。

穩住。他想。

當夜晚悄悄降臨Gotham,Tim的住處也變成他所想要的樣子。擺設呈現出舒適的、有著明顯的三的倍數的模樣。

Tim對三感到相當自在。當他坐在地板上替自己的成就感到驕傲時注意到了這一點。他、Conner還有Bart是三個人。Dick喜歡和他一起玩的電子遊戲裡都有魔術數字三。他是第三代羅賓(無論他現在還是不是那個身份)。

「這地方不錯喔,Tim。」

是Conner的聲音。是的,是Conner的

「哇喔,不知道你這麼挑呢,兄弟。這裡是什麼時候開始運作的,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很愛整潔但這有一點——」

「閉嘴。」Tim低聲唸道。Bart不再作聲,身影也消失了。

他需要集中精神。需要找到Batman,找到Gotham的支柱。

他需要……他必須要——

Tim站起身,扶正一個相框然後把自己鎖在浴室裡。

他需要洗手。




第三章
原文地址

Jason並不是自願來到Tim的住處(他找了五個地址才找到這蠢地方),是因為Alfred的請求他才會過來。

「Master Tim已經有兩個多星期沒和我們連絡了。Master Dick說上次和他見面時他看起來很虛弱。」Alfred說,「我很擔心,如果你願意幫我去看看Master Tim的話,我會非常感激的。」

即便是Jason這樣冷酷的人也無法拒絕Alfred的請求。

所以他來了。

他在敲門之後聽到重重的一聲「鏘」,聽起來像是防盜鎖的開鎖聲,重型的那種防盜鎖。

Jason原本想著該和對方談談關於鎖的事情,但當他看到Tim的公寓內部後,防盜鎖的事情就被拋在腦後了。因為公寓裡的一切看起來就像博物館一樣,物品都被排放整齊又乾淨整潔、不沾染一點塵埃,這裡頭唯一讓人感到有生氣的就只有Tim,但他一動也不動,看起來幾乎要成為擺飾的一部份。

其他引起Jason注意的是那些明顯的、數量呈現三倍數的物品。Batman教過他注意周遭的狀況,而三倍數的東西相當多。

這看起來讓人感到不安。老實講,這實在是該死的太令人毛骨悚然了。

「你是想要進來裡面,還是就這樣呆站在外面?」

當Jason靠近Tim時(同時他注意到Tim正盯著他的靴子),他留意到Tim所顯露出來的疲態。徹底的疲倦。在Jason的印象中就連Bruce也不曾像Tim這般疲倦過。

「你到底有沒有好好睡覺?你現在看起來糟透了。」

「這就是義警的生活。」Tim轉身坐回電腦前,繼續方才被Jason打斷的搜尋資料的動作。

「Alfred讓我來看看你。」

「我不需要任何保姆。」Tim用幾近怨恨的口氣說道。Jason希望這只是因為Tim已經筋疲力盡了。Tim的視線掃過Jason後又回到電腦螢幕上。「不要把這地址洩露出去,好嗎?我討厭一直換住處。」

「Pfft。拜託,鳥寶寶,說得好像Dick能夠來到這裡似的。」Tim迴避著他,「有那些鎖,就連Bruce也會被你擋在外面。」

Tim沒有笑。Jason不確定自己是否期待他會笑。

他碰了碰弟弟的手(這挺尷尬的,畢竟在兩個月之前, 他們曾有過一次……略含阻礙的會面。在那之後他們不曾再交談過。),Tim看向他們之間的接觸點,然後把手抽離,摩擦著自己的雙手就像是接觸到什麼有毒物一樣。

「你該走了。」Tim說著,然後又突然站起身,Jason轉身看向他,「跟Alfred說我沒事。」

我就要撒謊了,Jason心想。向來都是個該死的擅於撒謊的人

「當然。」他回應著,然後朝門口走去。Jason聽到門關上的聲音,猜想那是洗手間的門,因為他聽到了水龍頭的流水聲。

Tim一點也不好。但Jason也不確定他到底怎麼了



第四章
原文地址

連日來的失眠終於對Tim造成影響,他夢到了複製體。那些他複製失敗的複製體。Tim夢到那些複製體就跟在他身後。

他還夢到了因他而死的爸爸。

這些夢都是在Tim醒來走到浴室之前所夢到的。他在廁所裡吐了出來,眼淚滑過臉頰,他在這種狀態下總是會顯得很糟糕。每當生病時他總是會哭泣。

他很慘。他知道。

他用顫抖的雙腿站起身,胃部感到一陣熱辣辣的疼,然後他開始洗澡。他需要清潔自己。Tim刷洗著自己的身體,期盼著這些肥皂能夠奇蹟似地替他清除那些內在的污穢、疲倦以及生病的感覺。

But, of course, hoping means little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但是,理所當然,希望在宏偉的計劃中沒什麼意義。*1

洗完澡後他換上衣服。奮力壓制住想清洗雙手的衝動。

我才剛洗過澡

拭去鏡子上的水蒸氣時Tim看到他的父親正站在他的身旁,他屛住呼吸。

「Tim。」他說,「我對你有著很高的期望。」他的父親搖搖頭,Tim的心頭感到一陣劇痛,「我很……失望。我告訴過你Robin這工作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他的父親繃著臉,「看看在我身上發生的事。還有Bruce。」

Tim的視線朝著身旁望去,他的父親並不在那裡,但他仍出現在鏡子裡。

「Bruce還活著。」Tim說道,「我能證明這一點。」

「我以為我教過你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的。」

Tim把鏡子從牆上抓下來並砸向地板,鏡子碎成了無數塊碎片散落於浴室各處,他幾乎快要無法呼吸。(Conner,Conner,你在哪裡我需要你——

這些混亂使得Tim又開始感到噁心不適,他拿著放在走廊上的吸塵器開始清理滿地碎片。

完成這些事之後他坐到桌子前開啓電腦,他不覺得在這種時候睡覺會是件多麼重要的事。

他繼續進行尋找Bruce的工作。


*2:這句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翻譯所以保留原句(艸)希望懂意思的人能好心幫個忙……(艸
8/20:這裡採用的是Azzi的譯文,感謝Azzi的留言及翻譯參考提供QQ!


第五章
原文地址

第五章


Tim對於Jason的再次到來感到很驚訝。

「我告訴過你跟Alfred說我沒事了。」

「我說了。」Jason的口氣就像平時一樣暴躁,「這次是我個人的來訪。」他漫步走進屋內,Tim試著不要對於從Jason靴子上落在地板上的泥土感到退縮。

「我沒想到你居然會來個私人拜訪……」他的話漸漸靜止下來。

他倆對望著彼此時充斥著尷尬的氣氛,早在兩個月前他們還在與對方爭鬥時就有了一些徵兆。當時的Tim還是Robin,既疲倦且無法忍受這情況。他朝著Jason大喊著「去你的」,Jason愣住了,片刻後,他們接吻了。

之後Jason和Tim都在互相躲避著。

所以Tim才會這麼驚訝。

「好吧……」Tim打破沈默,「我沒事。所以,你可以走了。」

Jason發出不屑的嗤笑聲並坐到沙發上。「想得美。」

Tim嘆了一口氣,揉著眼皮想將睡意驅逐,「你想喝點什麼嗎?」

「啤酒。」

在廚房找東西時Tim覺得自己聽到Conner正輕笑著,他用力地搖了三次頭,想將這聲音從心底清除掉。


「沒有啤酒。咖啡可以嗎?」

Jason發出大大的嘆息聲,「好吧,隨便。」

當咖啡沖泡完成後,Tim拿著兩個裝滿咖啡的杯子走到客廳,但當他看到Stephanie就坐在Jason旁邊時他停下腳步,顫抖著,雙腳就像橡膠一樣,他發現自己倒在地上了。

他在地毯上握緊了拳頭,看著地毯上的纖維沾染到咖啡而形成淡褐色的污漬。他模糊地意識到自己全身肌肉都在抽搐著,但他唯一能注意到的只有地毯上成型的大型污漬。

「Tim?」Steph的尖叫聲充滿了恐懼。

但Jason將他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我抓住你了,鳥寶寶。」Jason說,他試著讓Tim不要咬到自己的舌頭並壓住傷口,「我抓住你了。」

Tim在陷入昏迷之前還在擔心著污漬的事情。



第六章
原文地址



Tim在一天後出院了。在Tim的請求下Jason並沒有讓Dick知道這件事,但Jason非常生氣。

「他們說我沒什麼問題,只是太累了,還有脫水跟營養不良。」當他們回到公寓外時Tim這樣說著,他聳聳肩,然後拔出鑰匙,「 這是……」他不確定該如何稱呼這個,「系統崩壊而導致的病發(The attack was a system crash.)。」

他對於把自己形容成一個機器人卻沒有感到不適的自己感到訝異。

「Tim,你的狀況不太對勁。你他媽的突然發病是因為你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生活,你必須去做檢查,見鬼——」

Tim用鑰匙和隱密鍵盤鎖上門。

「Jason,我沒事。如果這樣會讓你感覺好一點的話,我會稍微多吃一點東西的。之前我很忙,有點鬆懈了,但是……」Tim深呼吸,「但我沒事。」
他想告訴Jason他可以離開了,不要弄糟自己的心情,忘了他的事,他很好,他會沒事的。但最後他說:「不過還是謝謝你。我……你的關心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然後他在Jason咒罵著「他媽的」的低語下關上了門。

門上鎖了。Tim抓著一個水桶走過Stephanie和Bart正坐在上頭的沙發,他把水桶裝滿水之後開始清洗廚房,之後又拿了一個刷子到客廳。

「需要幫忙嗎?」Bart問道,向前傾著身準備從沙發上爬起來,Tim無視他們,他跪在咖啡污漬旁,將刷子握在手裡。

他把刷子浸在清潔劑裡頭然後開始清洗咖啡污漬,他刷了六次。

刷,刷,刷,刷,刷,刷。

停止。

沖洗。

重複。

刷,刷,刷……



第七章
原文地址

Tim知道Bruce還活著。

「所以,你的證據準備得如何啦?」Conner問道,Tim含糊的回答幾聲並繼續在世界上所有他能駭進的資料庫裡頭搜尋資料。

(老天,不去跟Conner說話還真難因為他就在那裡——)

Bart在客廳跑來跑去。Stephanie看著這一切。

他的雙手又開始發癢了,他痛恨這狀況。

Tim閉上雙眼並將雙手覆在眼皮上,他的頭很痛,他想著也許真該去吃點東西了。

當他睜開雙眼時那些死去的人依舊不在,Conner的微笑仍殘留在左眼皮上,眼淚造成不適而且他的喉嚨因恐懼而縮緊。他的鼻子因為哭泣的緣故變得發熱。他恨死自己了。他寧願再次屈服於病發也好過哭泣。他哭夠了

但眼淚仍是自顧自地滑過他的臉頰,在皮膚上留下淚痕,流至下巴,然後墜落在地毯上。至少眼淚不像咖啡漬那樣需要花四小時來清洗。這算好事了。

「該死的。」他低喃著並揉著雙眼,感覺到一隻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但就只是那麼一瞬間。

Tim站起身然後走到浴室,洗了雙手也洗了臉。

在這清洗的過程中他的臉頰又開始感到刺痛。

Tim很慶幸鏡子已經沒了。


第八章
原文地址

Damian不太常在外頭走動,Gotham的陽光總是顯得陰暗且不時會有烏雲籠罩。微弱的光線製作出更多陰影。唯有在夜裡Gotham才會顯得真實

但今天莊園裡頭沒什麼事,而且Pennyworth躊躇不安。他痛恨躊躇不安。

他對躊躇不安的厭惡度只比對Timothy Drake的高一點。(Damian拒絕承認Tim是一個Wayne。)那個正坐在外頭的一間小咖啡廳,打著他那台該死的電腦的人。
從Todd告訴Pennyworth的話裡看來,Drake沒有作除了打字之外的其他事。*1

Damian走到他旁邊好讓自己擁有更好的視線,看看Todd讓Drake變得有多糟。

Drake看向朝自己靠近的Damian,黑色的半月形隠藏在他的雙眼之下。他仍像電視報導上所說的那般「英俊」,但顱骨顯得突出,肩膀幾乎埋沒在衣物之下。

「Damian,我能幫你什麼忙嗎?」

Drake並不想與他以禮相待,但Damina猜想他應該要保有禮節。

「我看到你在這所以就順道過來看看。你看起來糟透了,就像被人拖進下水道一樣,Drake。」

「我猜……」他越過桌子看著他旁邊的椅子,而後閉上眼睛中斷這視線,然後再度睜開雙眼。他繼續說下去,「我猜我看起來並不好。這就是你過來侮辱我的原因吧?」

他的聲音比外表看起來更糟。枯竭。病弱,之類的。

「你……」Damian才剛回話,Drake就再度將視線轉移到椅子上,但他的藍色雙眼很快地就轉回到電腦螢幕上。(他驚訝著如果Wayne企業有什麼需要,他陷入電腦裡頭奮戰。)「你,到底,在做什麼?」

Drake與他視線交集然後說:「我正在為交友關係感到悲痛。Damian。」他閉上嘴然後離去,在桌上留下錢及一大杯沒有動過的咖啡。

Damian不認為剛剛那只是Drake和他開的玩笑。

但他幫不上什麼忙,只能感受到心裡有什麼東西扭成一團。



*1:原文: From what Todd tells Pennyworth, Drake never does much besides typing.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翻(艸
10/22修改:這裡採用匿名留言者的譯文,感謝對方的留言及翻譯參考提供QQ!



第九章
原文地址


Tim蜷縮著,雙手相互交疊緊抓著肩膀。

Conner正靠在他背上。他以前也這麼做過,當Tim在Titans tower渡過大半夜晚並試圖控制自己的病症時。

Conner不在這裡,他告訴自己。他已經死了。

Tim發著抖,感覺到病弱感席捲而來。他懷疑這是身體型疾患的症狀。 因心理因素所引發的生理疾患,這種狀況無法從生理因素上找到病源。*1

我想死。

他恨自己居然會有這種想法。他更恨自己,因為這些憎恨自己的想法居然只讓他更加傾向於欺騙並讓自己埋沒於飢餓感之中。

Tim站起身並走向廚房,瑜珈褲寬鬆地貼在臀部上。他對自己時常忘記要進食或是在應當感到飢餓時卻沒有該有的感覺而感到憤怒。

他開了一包洋芋片來吃。這過程是很緩慢的。他的胃感覺不像是有在消化食物、食道也不像在吞嚥東西。但他還是繼續這些動作直到他的身體開始發顫時才停止。

他走向冰箱並拿出一杯優格。這會比較好進食。他看著冰箱裡的冷凍防腐食品,發現冰箱就要空了。

Tim做了一個筆記提醒自己要去買食物。他把便條貼在筆電旁這樣以防自己遺漏了這張便條。

他漫步至浴室。在虛弱感褪去後他又看到了Conner(這越來越常發生了,但他無法接受自己為此受到驚嚇)他需要清洗。

他花了六十分鐘在這上頭。(Tim不把這當成是一個小時,畢竟一不是三的倍數。)

*1:原文是somatoform disorder,中文名稱為身體型疾患(身心症),症狀大約就是身體感到不適且有明顯的生理症狀,但醫生卻無法找出明確的生理病變原因,這種病症可能是由情緒方面因素所引發或加重的身體疾病。




第十章
原文地址

他不想待在這。上一次的晚餐很尷尬,而且Tim真的不想待在Dick或Damian旁邊。他猜想自己還是對於失去Robin這個頭銜耿耿於懷。

這很糟,他驚訝地想著,自己是如何用Robin這個身份限制住自己的?

但Jason就在那裡。如果Tim沒說太多話,Jason就會說。然而如果Tim不開口發言,他就沒辦法告訴Dick說Bruce還活著。Tim隨身攜帶裝有證據的文件夾。他想他該多說點什麼。

Alfred擔心他的狀況,說他變得太瘦、看上去也相當疲倦。皮膚太蒼白且肩膀的姿態也顯得無精打采。

Tim很愛Alfred。

但他也只是笑了笑並回應道他很好,只是太忙了而已。

他很確定Alfred以前也聽Bruce說過一樣的話。

Jason和Damian吵了一段時間。Dick擔憂地看著Tim,因為Tim正注視著Stephanie,那個正對著他微笑的人。

當晚餐結束後(Tim並沒有說太多話)他去找了Dick並對他說:「我需要告訴你一些事。」

Conner和Bart正竊竊私語著關於他和Dick談話的時機。有些東西在他之中,Tim想,那些東西正緩慢地推動著他。

「什麼事,baby bro?」

Tim拿出那些文件夾:「過去兩個月,我都在所有我能進入的系統裡尋找關於Bruce的線索。根據這些線索證明Bruce還活著。從我在伊拉克找到了一些東西開始。」

Dick接過文件夾,但他看起來相當難過。

「Tim……」他將那些文件放到桌上。在Tim之中的那些東西又開始驅使著他。Damian和Jason看著他們,「Tim。你想不想留在這裡然後休息一會兒?」

「為什麼?我們……我們得去找Bruce。」

「Tim,他不在了。」

然後在他之中的那個東西忽然推動了思緒。它開始觸動著緊繃的心理狀態。

「你不相信我,對不對?」

Conner看起來很驚訝,而後開始憤怒。Bart顯得很疑惑。Stephanie靠向Tim,準備安慰他。這種安慰並不是Tim所需要的。

「你……你認為我迷失在這之中了,對不對?」

Dick看起來很憂傷。Tim認為他沒理由顯得這麼悲傷。Tim仍在撿拾著自己的碎片在他失去了母親和父親和Steph和Conner和Bart和Bruce之後。Dick為什麼要這麼憂傷呢?

「我覺得你需要好好休息。」

Dick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上。Tim躲開了。「別碰我。」

Conner突然擔心起來。Tim往後退了一步。「Tim,夥計,也許你真的該躺下來休息了。」

「閉嘴,」Tim的聲音變得尖銳且破碎。Dick、Jason及Damian都看著他。Tim覺得他該回去了。他從不屬於這裡。

Dick再度朝他伸出手,然而在Tim之中的某些東西猛地關上了。

「我說別碰我。」房間的色彩全攪和成一團,他的三個朋友都靠了過來。「不要靠近我!快停下來!」

Damian不知從何處冒出來,Tim抓著他的臉頰搖晃著他。但Damian把一個針頭扎進了Tim的上臂,他感覺到虛弱與疲倦。

然後他倒下了。

他不相信我,他怎麼可以不相信我,我們是兄弟……

他墜入黑暗之中。

他說過我們是兄弟……





第十一章
原文地址




這是最後一次的背叛。Jason自己明白而且他也在Tim、那個被引導走向Arkham瘋人院廂型車上的年輕男子臉上看到了。

Dick看起來心煩意亂,Alfred相當生氣。就連Damian也顯得悶悶不樂。

Tim並沒有看向他們其中任何一人,但Jason能看見他濕潤的雙眼中滿是幾乎要溢出的威嚇。

「那裡是Gotham唯一的療養院。那裡是……他所需要的。」Dick對自己低喃著,Jason並不買帳,而且他猜想如果Tim能聽到Dick所說的,他也不會。

Jason將Tim的文件夾卷在自己手臂下。從他昨晚所讀到的內容中得知,Bruce可能還活著。Jason可以理解為什麼Tim要去做那些搜索行動。這代表那個他所失去的那個人還有可能會回來。他緊緊抓著這個希望。

然後現在Dick把他送進了Arkham。

Jason走向待在廂型車裡頭,有夾在筆記板上的文書作業需要Dick簽名的人。他輕輕敲了那個人的肩膀。Jason認為他可能在監獄見過出這名男子(因為那就是如此)。


「當他到那裡時,」Jason指指Tim,「確認他的房門號碼是三的倍數。這會讓他自在些。」那個男人點點頭並記了下來。

「沒問題。」他說。

Jason歎氣並看著Tim走進囚車裡,他仍避免看向任何一處。

男人幫忙Dick簽署文書作業,這些跡象告訴他,大概要以這樣的形式結束一天了。Dick麻木地點頭。

他就該感到糟糕,感到失落,Jason想著。

你正在把你弟弟送進監獄。

廂型車開走了,Alfred回到屋裡。Damian也隨之離去。

只剩Dick和Jason。

「他需要這樣。」Dick說。

「就像我一樣?就像你覺得我現在需要一樣?」Jason噓他。

「不。不是像個罪犯一樣。」

「喔,親愛的兄弟啊,」Jason微笑而他知道這不是一個多麼友善的微笑。「那可是他們將會對他做的。如果他能幸運地不犯任何錯誤的話。」

Jason向自己保證他會去看Tim。他保證。

他想Dick也會這麼做的。



第十二章
原文地址

Tim痛恨Akham。當他到達那裡後,他們所做的就只有問問題。他沒有回應所以他們便繼續問。當他們感到疲倦時,太陽也西沉了(Tim猜測的,他看不到外頭),Dick則是在繳交Tim的文件資料。

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我哥哥把我送到這裡。

他被放在監獄醫院旁。最低幅度的安全保障。

他們問了更多問題而他依舊不回答,不再集中精神。要忽視醫生們很簡單。他和醫生們沒有真正的進展而且他現在確定自己永遠不會喜歡他們。

至少在Gotham的皆是如此。

很明顯的,OCD*1在他的紀錄上,因為那裡有充分的肥皂條在不鏽鋼監獄水槽旁邊。如果他是個心理學家,他會試著去減輕他的肥皂儲存。

但他知道是Jason要求讓他的牢房數字是三的倍數(它的確是,它是27)所以他也意識到那些肥皂條是Jason要求來的*2。他的心臟微微緊縮。Dick沒有為他作這些。

Dick是造成我待在這的原因。

他蜷曲在金屬框架牢床上。他坐在那頭並思考著。他很確定他能從Gotham逃出去。他必須確認他可以出入那些有著重鎖的區域。在他牢房門上的鎖會把人鎖在裡頭。

他聞到Conner。這挺難受的,因為在他心中他從來沒有聞到Conner過。這種思想感受使他焦慮。

「Conner,為什麼我會在這?」

他聽到Conner歎氣並感覺到他跪坐在床上。「我不知道,Tim。」

「我很高興你在這。」

「我也是。」

Tim在睡眠中夢到了死與死亡*3。但不是其他人的。是他自己的。

這是在他失去Robin身份之後所夢到的最和平的夢。


*1:OCD,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強迫性神經症,俗稱強迫症,亦可稱作沉溺,為一種精神官能症,焦慮症的一種。詳情可參考wiki
*2:這裡用的詞是 requested,下級對上級的請求。
*3:death and dying。

第十三章
原文地址

Tim痛恨Arkham。

他恨這裡,他恨這裡,他恨這裡

他們沒有讓他停止對肥皂的依賴,他們利用這一點。他猜想他們正在研究他的反應,因為這就是這家醫院會做的事。自變數*1會對患者產生何種影響?

Tim痛恨Arkham。
他確信自己也能將這個想法說出來,即使他只在這裡待了三天。

Conner為自己沒能在那些人取走肥皂時阻止他們一事道歉。Tim知道這不是他的錯。這不會是他的錯,因為他已經死了。

Tim很憂慮,因為他需要提醒自己Conner已經死了。之前就已經死了,他早就知道了。而現在,他感覺失落且窒息,他開始失去他對自己明白的那些事實的理解力。(Conner已經死了,Conner已經死了,Tim,Conner已經死了。

他讓治療過程變得無法進行,藉此來刁難工作人員。

他們會問他問題。他會用俄文回答。當他們找到會說俄文的人時,他就說阿拉伯語。他們找來能夠用阿拉伯語對答的人,他就說葡萄牙語。工作人員相當挫敗。Tim很喜歡這個方法。

他試著減少對肥皂的使用量。他嘗試著

但大部份的時間他都沒辦法辦到,還會在思考著為何自己會被困在這裡的問題上卡住,他對Dick做了什麼,讓他的哥哥希望他待在這裡。

但有位護士給了他肥皂。她看著他洗自己的手,在他專心於這件事時,她會說,「停下來。」

而Tim會慢慢停下來並將自己的雙手沖乾淨。

他很感謝她。

但他知道Jason就在後頭。她對Tim說了。

他對自己能夠停下清洗自己雙手一事感到相當驚訝。
(不是在這個地方,Tim想著。不是在這個地方。)


*1:原文為variable x,個人推測應該是指數學方程式的自變數x和應變數y?如果有誤還請告知QwQ

第十四章
原文地址

Tim看起來比之前更糟了,Jason想。他真的變得很瘦*1。看起來不像是體重上出現變化。但他看起來更加精疲力竭,而且他的肩膀正無力地下垂。他看起來像是蜷縮在他自己之中。

還有他的視線焦點正放在桌子上。

Jason發現到這個令人不安的地方。Tim從不在與他人目光交會這點上退卻。就算對方是Bruce。

Jason不禁又看了一眼銬在Tim手腕上的手銬。

「我打了醫生,」Tim說。他的聲音沙啞。「他,嗯,他試著去碰肥皂然後我……」他清了清喉嚨。「我真的很需要洗我的手所以……我,嗯,我揍了他。」

Jason勾起一個小小的微笑。「你很強嘛,baby B。」

Tim脫下手銬。「而且我二十分鐘前就把它們解開了。別說出去。」

「祕密在我這邊是很安全的。」Jason頓了頓,「我聽說Dick會來看你。或者是,他試著這麼做,反正就是這類的。」

Tim撅著唇並更加用力地注視著病人會議室的白色桌面。「我不想看到他。他會看著我然後說,『Tim,你需要這樣。我很抱歉。』」Tim學Dick聲音的效果非常好。「然後我會說,『我也是。』我不想看到他。」

「這麼說來,謝謝你和我見面。」

「不客氣。」他環視了一下房間的角色然後扮了個鬼臉。「我想……我想回家,Jason。」

他聽起來既可憐又弱小。

但Jason能說的就只有,「我知道。」



第十五章
原文地址

「把那東西拿走,」Tim抓著他裸露的胸口,留下出血的劃痕。工作人員繼續嘗試壓制他。他們會失敗的。「把那東西拿走!」他很絕望。有髒污和罪惡在他體內。

死去的人。死了死了死了而且都是他的錯——

把那東西拿走!」Tim掙扎著。Bart嚇壞了。「Conner,幫幫我。」他的聲音飆高變成一個強烈的哀號。他想要回家他想要Conner活著他想要回家他想要Dick再愛他一次,喔拜託——

Bruce站在Stephanie身旁,他臉上的眉頭緊皺著。

Bruce在這裡,Bruce在這裡,他不可能在這裡,他還活著,不不不——

「不要再讓他看著我了!」Tim試著掩蓋他的臉。一名醫生抓住他的手腕。

「誰,Timothy?誰?」

「Bruce,Bruce,不要再讓他看著我了,我試過了,我在試了,告訴他我在試了——!

Stephanie走過工作人員身旁然後抓住他的臉,「Tim,」她說,「停了。你可以停下來了。冷靜下來,呼吸。」

他呼吸著。這是換氣過度。如果他繼續這樣下去,他會失去意識。Stephanie歎氣而Conner來到她旁邊。

「冷靜下來,老兄。冷靜下來。」他放一隻手在Tim頭上並撫平了他的頭髮。工作人員停止動作了。他們看著。「深呼吸。三次。」

吸氣。停。吐氣。

吸氣。停。吐氣。

吸氣。停。吐氣。

重複。

他重複這些動作十五次。

然後他不再是那樣意識恍惚了。他的心臟仍是狂跳著,但他看到其中一位醫生把注射器放回去推車裡。他推測那裡頭是滿滿的鎮定劑。Tim恨鎮定劑。那會讓他感覺頭暈和模糊。

他很高興醫生並沒有使用它。

「Timothy?」前面的醫生說。

Tim看著他。

「你現在好點了嗎?你還有看到任何幻覺嗎?」

Tim並沒有提到Stephanie或Bart或Conner。「Bruce不見了。我現在沒事了。」

他聽到護士和其他工作人員交談著。他捕捉到“不是精神分裂”和“掃描顯示出沒有什麼異常。”

Tim坐起身。那些被他的指甲劃傷的血跡刺痛著。一位護士用消毒劑清理它們,使得他們變得更為疼痛。但這些消毒劑溶液造成的疼痛,對Tim來說很感謝。

他們讓他在一位護衛的護送下回到他的病房。

當他平靜下來休息時,Tim感謝著在Jason的來訪之後所發生的神所可能存在的可能性。他不知道該如何告訴他。

在Jason兩個星期後的再度造訪前他還有時間去思考該說些什麼。

當他專注於那些劃傷時,他陷入了沈睡。


第十六章
原文地址


Arkham的時候並未見過Joker。直到今天。(今天是Jason第二次來訪一周後。解釋這些抓痕會變得很困難。)

這通常沒有發生過。看見Joker。他繞著Arkham走著。而且,通常他們移動他時會將他綁在一個豎立的擔架上。但今天,他是穿著緊身衣走過Tim身旁。

「喔,這是個新來的傢伙。」他專注地用他那Joker式呼吸法說著。「嗨,新來的傢伙。你想不想聽一個笑話啊?」

Tim忽略他繼續走自己的,他的小監護人也是。

「喔喔,一個沈默行的強者。如果每次我遇到的時候手上都有一個撬棍的話。」Tim停住了。「好吧,我想那樣就會有很多死掉的鳥!」Joker發出他招牌的笑聲。Tim從他的監護人身旁離開片刻。而且他沒有穿著束覆裝(他是個好病人,是的他是)。

Conner站在他旁邊。Tim走過他並用他的手肘打碎了Joker的鎖骨,就像Jason曾經想對Tim做的那麼多次一樣。

然後他打他然後打他然後打他在他的監護人抓住他的手臂阻止他之前。

Tim正在歇斯底里。他希望這不會變成他的一種行為模式。這帶給他頭痛。

他站著並盯著他的手。它們顫抖著。Tim幾乎可以看到白色閃光點爬過他的手臂並污染了他。(他是……Joker感染了他,他是——)

Tim搖著他的工作人員的手臂並說:「不要碰、碰我,我不乾淨,不要……它也會跑到你身上的!」他從他的看護身邊退開並拴開了水龍頭。他感覺到汗水佈滿他的額頭。

然後他把自己鎖進去。當然,他不應該做到那樣的。

但他曾是名駭客專家Robin。他知道關於電腦的各種事情。

然後直到Tim乾淨之前他都沒有出來。




第十七章
原文地址


醫院連絡了Dick。他們也連絡了Jason。

「他不會想見我,」Dick說。他的聲音既緊張又悲傷。「但他會聽你的。」他看了Jason一眼。「不過我要和你一起去。因為,你知道的,你也是那種以前曾在這裡的類型。」

Dick說的話沒怎麼傷害到他。畢竟那是事實。

然後他們就在這了。Jason在淋浴間外。他記得這裡。那些鎖是用來鎖住整個Arkham的,以避免Arkham需要進入全面的防範禁閉。Jason之前就啓動這個機制過。他並不驚訝Tim會利用這些鎖並將之維持在上鎖的狀態。Tim可以作到任何需要技術性的事情。

水正在流動著。Jason猜想在他到這裡之前就已經這樣了。

「他媽的。哇喔。什麼情況?」Dick靜靜站著。聆聽著。把整段對話都記了下來。

「這,Joker跑了出來,」一個Jason不在乎他叫什麼名字的人說道。「然後Timothy先生也跑出來。接著Joker說了什麼關於撬棍和死掉的鳥類之類的話,他只是有點……失控了,我猜啦。他打碎了Joker的鎖骨。」

Jason眨眨眼。「太他媽猛了*。」他說。「哇。狗娘養的。上啊Tim。」

「這不是什麼你該鼓勵的事。」Dick立刻回話。Jason聳聳肩並靠向淋浴間的門。工作人員後退了幾步。

用不著擔心,各位先生女士,Jason是個好男孩。他會在一年後回來的。

「Tim?」

沒有回應。

「Tim,我知道你明白在這邊的是我,而我也不會靠著說『這裡是Jason。』來侮辱你。我是來請你給我幾秒鐘的時間,好讓我幫幫你。」他把手伸進後邊的口袋裡。「我從家裡帶了一些肥皂。比Arkham的好太多了,我可以保證。也許還能殺死更多細菌。」

有些因移動而發出的聲響。「的確可以,」從滑動的門另一邊傳來。Jason走進去。Tim還穿著他的衣服,從頭濕到腳。他正處於一種災難性的下坡狀態。Jason不喜歡這樣。

他把肥皂拿給Tim。

「Joker感染了我,」Tim說,「我能看到。他們……我變成白色的而且……他抓到了Jaosn。但我不能讓他提到。這不公平。而且,Conner試著阻止我,但我——」

他停下來,驚嚇不已,「好吧。Conner死了。但。我……」他心不在焉地用Jason帶來的肥皂洗著手。「這很複雜。」他看向Jason。「我還是想回家。」

Jason想告訴他他很抱歉,但他不相信這能阻止發生在Tim身上的事。醫生和護士及工作人員和守衛(他們真的不需要這麼多人去對付一個嚇壞的孩子,真的)進來。一位護士負責處理鎮定劑。

「我沒有任何需要用到鎮定劑的事……」Tim的聲音逐漸消失,他看著Jason。他嘆了一口氣並跌坐下來。

「謝謝你……呃,Todd先生。」一位護士說。

Jason所詢問的那名守衛在後頭關上了水龍頭。

「那麼,Dickie,」Jason走出淋浴間並問著,「還認為他需要Arkham?」

Dick什麼也沒說,他緊咬著下唇。

「在打了那一劑之後,他可能會需要。以Tim的身材來說,那劑量挺高的。」Jason笑著,「我知道。他們還替Bane製造鎮定劑。」

Jason沒有告訴Dick他曾有一度被注射這樣的腎上腺素,花了兩劑才讓Jason回到他的牢房。

而Tim,甚至不需要用到一半的劑量。

*:原為為Hardcore,意思還蠻……重口的(?)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查,我就不直接貼了,這篇裡頭Jason已經罵夠多髒話了(爆


第十八章
原文地址


在生氣這方面上,Jason可說是相當優秀的。而現在,憤怒正在他體內流動。他手上的兩瓶瓶子可能會破掉,但他可不希望那樣。他想至少要在到達Tim的病房之前把怒氣抑制住。他需要對Tim的『醫生們』咆哮。Jason已經來訪了兩天,而這兩天Tim都在昏迷中渡過。
只是當他到了Tim的臨時房間時他的憤怒也枯竭了。但Tim不在他的病房上。Jason推開門走進去。
「Tim?」他們最好沒有把他放到別的地方,媽的——
「Jason,我在這邊躲著。」Tim的聲音從床底下傳來。
「躲誰?」Jason盡力讓他的聲音聽上去有耐心。
「Conner和Stephanie和Bart。他們在找我。然後還和我交談……」聲音在移動著,「我回應了他們的話。要想起他們已經……已經死了這件事很困難。有時候我會忘記。」
Jason坐了下來,地板讓他的背部感到發涼。這家醫院沒有任何幫助。去他媽的治療。他放下其中一個瓶子。又一個移動的聲音傳了過來,Tim在床底下扭動著。
他更瘦了。Jason並不喜歡這種情況。
「麥根沙士*1?」Tim問道。Jason讓自己露出一個微笑。
「媽的當然。」他開了自己的那一瓶,就像Tim開了屬於他的那瓶一樣。
「……你是怎麼知道……我最喜歡的汽水?」Tim眨著眼睛並喝了一口,他的手是粉紅色的,而且正在癒合,兩天缺乏清洗的情況下讓他們看起來有些結痂。
「嗯,」Jason看向別處,「有一次我幾乎要把你打到進醫院了,我覺得自己像個混蛋。所以,我就和Dick問你最喜歡喝的飲料是什麼,我是指,你知道的,像白酒——」
「我只有十七歲——」
「或其他之類的,但他回答麥根沙士。」
「……你給Alfred添了很多工作。」Jason很驚訝聽到這些回答,也許還有一些驚喜。
「我他媽真的很抱歉,好嗎?」
Jason認為他看到Tim笑了。一點點。大概。所以他把那些憤怒都甩到一邊了,他起身去關上門並上了鎖。他希望能有個不受監視的交談,和他……和Tim。

*1:Root Beer

第十九章
原文地址

第十九章

能再次洗手這件事讓Tim感覺挺好的。他們讓他待在那個房間更長的時間,房間中的床底下的地板有很多灰塵。他決定不將這件事情提出來,因為那些人可能會認為這又是另一個他所出現的——管他是什麼東西的——症狀。

「太陽,」Conner在Tim身後說道。Tim繼續洗著手,但視線越過肩膀。
「什麼?」
「太陽。你需要接觸太陽。我的意思是,嘿,看看你。你沒有待在真正的陽光下。先說一聲Gotham的不算數。那幾乎不是陽光了。」
Tim的視線移回水槽。
「陽光總是給我很大的好處。對你何嘗不是呢?這可能會有幫助的。」

「他是對的你看起來非常蒼白你有沒有想過曬曬太陽或是去海邊或是——」
大概是Stephanie讓Bart閉嘴了。

Tim關上水龍頭。

有什麼東西在他的頭腦中緊縮並擠壓著。有點痛。但有個想法從中而出,一個可以讓他專注在上頭的想法。離開Arkham,去接觸陽光。

有一小部份的Tim認為這是不可理喻的。但那一小部份的Tim所抗議的任何事都在他被關到這裡之後被無視了。

他思考整個計畫,在他的房間內以六個步伐為基礎來回踱步著。
這是他的第九個計畫。這個計畫並不需要駭進任何Arkham的鎖,所以挺簡單的。儘管那是最好的點子,但為了避免不小心將Gotham最可怕的神經病放出來,他無視那個點子。
現在Tim有一個離開Arkham的計畫。他的心臟狂跳著,並發出巨大的聲響。他希望沒有任何人聽到。(或許殺人鱷會聽到)
他心想也許是時候該想一個治療理由了。(在他出現Bruce的幻覺後他們就停止了)

Tim轉身要向Conner道謝,因為現在他有一個目標,一個目的了。但Conner不在那。Stephanie和Bart也不在。
不過他也不擔心。他們總是會回來的。



第二十章
原文地址

Tim對著和他坐在一起的醫生背誦“海象與木匠”*1。被束縛住的雙手擱在白色桌面上。
在Joker事件過後,他需要隨時穿著束手。他知道這挺合理的,但他一點也不喜歡這樣。
「我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把這首詩背起來,」Tim說,「只是為了證明我辦得到。」
「那麼,現在這件事對你的意義是?」千篇一律的問法。
「背叛。這就是海象和木匠對牡蠣做的事,不是嗎?背叛他們。而這也是我現在待在這裡的原因。」Tim苦笑著,並看向遠處。
醫生看起來很難過,他伸出一隻手輕拍Tim的膝蓋。Tim脫下束手把醫生拉到面前,並將他敲昏。Tim藉著醫生的ID卡通過門鎖。

然後他跑了。

太陽,他想,我可以接觸到太陽而且我會自由自由自由——

在警衛做出反應前他用那張卡通過兩扇門(那裡有5個目標,其中包含最主要的那個)。大部份的警衛都持有電擊棒,一對麻醉槍。還有一兩個警衛持有手槍。
Tim通過第一個門,然後又通過其他扇門,但情況不太妙,他開始頭痛。因內疚而起的一陣細微刺痛感平撫了他的腹部。

他用ID卡通過一到晚上九點就會鎖上的大門並進入黑暗中。外頭正在起風,有點寒冷,但Tim沒有停止奔跑。當他跑過主要的出入口時,他的腿和腳都叫囂著需要休息。
他沒有停止奔跑。他奔跑著,不斷奔跑著——他將會得到自由。
「來吧,Tim,你辦到了。」Conner飛在他身邊,略高於他。
他是如此的接近自由,幾乎可以享受到那感覺。
離開Arkham,到太陽那邊去。

*1海象與木匠:愛莉絲夢遊仙境裡面的一篇長詩。原文很長,為了不破壞文章連貫性我就不直接貼了,有興趣的各位可以google看看。


第二十一章
原文地址

Jason相當慶幸他擁有自己的摩托車。更慶幸自己剛好在這一帶巡邏。
他正在橋上加速朝Arkham Island過去,因為Dick太他媽信任他了。
『Jason,Tim從Arkham逃出去了。』
『媽的。我在路上了。』
關於Tim的事情,Jason也一樣太過信任自己了。
我很抱歉,強風掀起頭髮時他想著,我很抱歉當你待在Titan的時候像個混帳踢了你。我很抱歉毫無理由就踢了你。我也很抱歉在Bruce死後試圖殺掉你。我是真的,真的很抱歉。所以拜託,拜託,拜託, 一定要沒事。
他看到有人在攀爬橋上的支架結構,將摩托車緊急煞車。Jason確定那是Tim,而且他正爬向下一個支架,爬得很快。去他媽的這一切,風勢正強著,他所處的高度很不妙。
他在47秒後到達頂部,而Tim正逐步接近頂端。
「你他媽在幹什麼,Tim?」
Tim停下動作,「試著到太陽那邊去,」他說,風擾亂了他的聲音,「而且……如果我辦不到,至少地獄那裡會有光。」他看上去擔憂、激動、害怕。
「停下來,Tim。」Jason伸出他的手,或他希望他正抱著他。他從未有過這種安撫的動作。「來。我會……我會帶你回家,好嗎?」
「我不會回去Arkham!」就算在風中,他的聲音還是變得更大聲更高。
「我不會帶你回Arkham,」Jason說,他確實如此。Arkham毀了一部份的他,Jason知道也毀了一部份的Tim。他不用看Tim的手就知道那皮膚既醜又乾燥且脫著皮。
這次他沒有聽到Tim的回答,但他看到他的嘴唇在動。「你保證?」它們說。
Jason的喉嚨緊閉起來,他能做的只有點頭。Tim的肩膀垂下,他看向水,但動了。
一陣風的助勢,他媽很強的一陣的風推著。Jason咬緊牙關。不過Tim也沒有足以擊垮任何東西的體重了(因為他們讓你在Arkham進食,但他們不會在你不想時讓你吃足夠的量)。
Tim在頂部一點一滴地滑動著,進一步推動著。
Jason拋出了他的鉤鎖。
聽著,上帝,我他媽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抱歉試著殺掉他還有攻擊他還有其他的。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抱歉。所以,如果你真的存在,他媽的出現吧。讓我救他。我……我會救到他。
他做到了。



第二十二章
原文地址

Tim會做悪夢。Jason知道,當然了。但在Jason看著他蜷縮在,呃,借來的車上乘客位上時真的很引人注目。他在抽搐並呻吟著,既痛苦又悲傷。星辰在車窗外大肆地閃爍著。
「 至少地獄那裡會有光 。」
Tim在早上三點五十二分醒來。Jason還在開車,而且他相當高興他救到了Tim,儘管Tim做了悪夢還正在一點點迷失中。
「嗯,你沒有車。」Tim說。聽起來很疲倦。看上去更糟。
「借來的。不用擔心。回到床上去,baby B。」
Tim抱怨著,說了些像是「我要去睡了,Conner」的話並躺回去睡。悪夢在20分鐘後回來了。Jason試著去忽略那些聲音,因為他真的對此無能為力。
這種感覺。
當Tim第二次醒來時,Jason已經在佛羅特州的一個海灘上非法停車了。Tim微微動了,他再次醒來,眨著眼。他快速地坐起身,抓著血液快速流動的頭。
他走到外面。
Jason跟著他,只是以防萬一。
Tim還穿著他在Arkham的制服,張開雙臂就像是要擁抱黃白色的陽光一般。Jason注意到太陽是溫暖的。而且它也不是褪色的,醜陋的,黑暗的Gotham太陽。它是可愛的,明亮的還有……那些感覺,Jason無法責怪Tim想抓住這種感覺。
(Jason平時可沒這麼詩意,但看起來就好像Tim試圖抓住陽光,始之更加靠近自身。)
「總有一天,」Tim的聲音柔軟,他正看向天空,湖水拍打著沙子,「總有一天,我想住在有陽光普照的地方。如果我有好起來的話。」他的雙手環抱住肩膀。
當你,Jason糾正道,當你好轉之後。
「好吧,」Jason說,「我會跟著你。」
Tim緊繃起來,又放鬆下來,他做了個深呼吸。「像,Florida,或Texas。」
「California?」Jason猜。
「不是California。太……太多人了。」Tim想,歪著他的頭,「Australia,大概吧。」
「好。」Jason說,他的意思如同他所言。他會和Tim一起走。而這個想法擊中了他。大力的,非常大力,他退了一步。Tim似乎發現了,因為他轉過身。
Jason是……他是……
媽的。媽的。我愛你……操。
他也未曾想過要吻一個如此迷失的人(Tim並非瘋狂,只是迷失了)。而且,有一天,他會吻Tim。當Tim好轉後。
也許會在沙灘上。在陽光下。
Tim的視線到Jason肩上。「太陽很有幫助。」他說,「我喜歡太陽。」
他用左手手指輕拍著左腿三次(Jason是對的,他的手看起來糟透了,傷疤遍佈Tim的手指,也許是肥皂造成的)
他在和Conner交談。
Jason向前移動,拍著Tim的肩膀。
「走了,鳥寶寶。我很確定Dick會很高興能看到你。」他的目光集中在Jason臉上,看上去有些退卻。
他清了清舌頭,「我們可以回去?很快?」
「當然。為什麼他媽的不行?」
Tim笑了,Jason聽起來就像是他自己。
「你會把車還回去?」
Jason笑了,帶著Tim走向車門,「當然。」
Tim打開車門,閉上眼按壓著太陽穴。
「嘿,Jason?」
「嗯?」Jason滑進駕駛座上?他想在有人發現車子不見之前將車還回去。
「Conner……Conner已經不在了,對吧?」
「沒錯。」
Tim歎氣,「只是……提醒自己而已。只是這樣而已。」
Jason發動車子,開回Gotham去。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您好^^
很高興看到有人譯這篇文,看得好開心~好期待您能早日譯完全文XD
因為看到您在徵求意見,所以...

But, of course, hoping means little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但是,理所當然,希望在宏偉的計劃中沒什麼意義。

我想此處little(英文有小、少、幾乎沒有的意思)應是跟grand(大、宏大)去做呼應
所以試著翻譯成這樣,讓您參考看看

我的英文能力也很有限,希望你不嫌棄囉:D

Re: No title

> 您好^^
> 很高興看到有人譯這篇文,看得好開心~好期待您能早日譯完全文XD
> 因為看到您在徵求意見,所以...
>
> But, of course, hoping means little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 但是,理所當然,希望在宏偉的計劃中沒什麼意義。
>
> 我想此處little(英文有小、少、幾乎沒有的意思)應是跟grand(大、宏大)去做呼應
> 所以試著翻譯成這樣,讓您參考看看
>
> 我的英文能力也很有限,希望你不嫌棄囉:D

您好!天哪譯文提供真的是太感謝了QQ!!這句卡了很久都不知道該怎麼翻,現在有種在黑暗中看到光曙的感覺(艸)
而且看到也有同好在看這篇文章感覺好開心Q艸Q我會努力翻完全文的Q艸Q!!真的很謝謝你的留言Q艸Q

No title

HI你好
這篇文真棒,謝謝您的翻譯
DC同人的繁體文很少呢,辛苦了。
TIMMY~~><

PS
From what Todd tells Pennyworth, Drake never does much besides typing
這句意思會不會是:從Todd告訴Pennyworth的話裡看來,Drake沒有作除了打字之外的其他事。?
我的直覺啦,希望有點幫助。

Re: No title

> HI你好
> 這篇文真棒,謝謝您的翻譯
> DC同人的繁體文很少呢,辛苦了。
> TIMMY~~><
>
> PS
> From what Todd tells Pennyworth, Drake never does much besides typing
> 這句意思會不會是:從Todd告訴Pennyworth的話裡看來,Drake沒有作除了打字之外的其他事。?
> 我的直覺啦,希望有點幫助。

您好
感謝留言QWQ!我也很喜歡這篇文QWQ不過感覺有點羞愧,因為之前忙於其他事情,所以這篇文章的翻譯遲遲沒更新......(艸
翻譯意見提供也非常感謝!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No title

更了!!開心~~
居然會送到Arkham,真是十分虐人的發展阿:(
PS翻譯的真好!

Re: No title

> 更了!!開心~~
> 居然會送到Arkham,真是十分虐人的發展阿:(
> PS翻譯的真好!
抱歉拖了將近四個月才又開始翻譯(艸)
送到Arkham那段劇情我當初也相當訝異,但這邊就先暫時不劇透後面劇情了XD
感謝不嫌棄我這種新手翻譯(艸

喔喔喔!!!更新了!!!!

天哪!!!更新了更新了!!!
之前一直卡在不知到哪一章時我還以為這篇要坑了T__T
竟然更新了我好激動啊啊啊!!!!
BIO一定要去攤位上舔舔((住手

對不起我一直在講廢話...((抹臉

我喜歡文章裡沒有那麼堅強的小紅鳥
連續失去至親至交的打擊是人都無法承受的
文章裡的桶哥算是表現出最負有同理心的人吧
看的好心痛但是又覺得這就是現實無法反駁

桶哥拜託好好安慰一下小紅鳥吧T____T!!!

Re: 喔喔喔!!!更新了!!!!

> 天哪!!!更新了更新了!!!
> 之前一直卡在不知到哪一章時我還以為這篇要坑了T__T
> 竟然更新了我好激動啊啊啊!!!!
> BIO一定要去攤位上舔舔((住手
>
> 對不起我一直在講廢話...((抹臉
>
> 我喜歡文章裡沒有那麼堅強的小紅鳥
> 連續失去至親至交的打擊是人都無法承受的
> 文章裡的桶哥算是表現出最負有同理心的人吧
> 看的好心痛但是又覺得這就是現實無法反駁
>
> 桶哥拜託好好安慰一下小紅鳥吧T____T!!!

抱歉因為之前翻譯的草稿不見了,之後又拖延症發作和一堆事情所以更新進度超緩慢.......我都想和原作者下跪道歉了QWQ
之後會再繼續翻的,絕對不棄這個翻譯坑QWQ!!!

是說想請問一下,太太是去年中部小鳥茶會上的Timmy同好嗎(誰知道你哪位

No title

這篇好棒!能夠翻譯真的好厲害(英文閱讀障礙者(欸
看到被送到阿卡漢超震驚,心疼TimmyQAQ
大大加油,期待後續:D

Re: No title

> 這篇好棒!能夠翻譯真的好厲害(英文閱讀障礙者(欸
> 看到被送到阿卡漢超震驚,心疼TimmyQAQ
> 大大加油,期待後續:D

感謝不嫌棄Q艸Q當初看到Tim被送到阿卡漢的時候也超心疼嗚嗚OTL
之後會努力更新翻譯的Q艸Q(每講一次就覺得很對不起原作者(ry
自我介紹

BRAC/COLA

Author:BRAC/COLA
初訪者請點置頂

網誌內容含髒話+不自重請注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