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無料

之前在Stucky only場首發、12月歐美場也放過的美隊無料,主角是Steve和Bucky,原定是寫CP但最後到底成什麼樣子我自己也不知道了,會雷CP向的請斟酌觀看(ry


Chapter 0

最先想起的是削瘦的身影,然後是夾雜著灰棕色的大片白雪。
他在下墜。



嚴冬的寒風幾乎要將暴露在外的臉頰刮傷,James下意識地回想起在軍中受過的訓練,他用雙手環住頭部,盡全力地將身體蜷成圓狀,心想但願這樣的姿勢能令自己墜落於地時能減緩一些衝擊,但下一秒他撞上嚴峻的山壁,堆積不知多少時間的冰雪使他感覺身體幾乎要碎成塊狀,James無法再維持先前的姿態,接連而來的撞擊險些讓他徹底失去意識,左手在下墜的過程中撞得失去知覺,他狠狠摔落於雪地上,持續飄落的雪花緩緩覆蓋在身上,他幾乎不能呼吸了,James半夢半醒的想著,說不定自己的肋骨斷了、然後還插進肺裡。
他大概要死了。


他在移動著。
幾秒過後他才意識到並不是自己在動,而是有人在拖著他。
恍惚的記憶中似乎有陌生人來到面前,但他沒法發出求救的聲音。
深藍色的制服和氧化的血跡在皚皚白雪中異常顯眼,一路上都是他的血跡,那些血是從左手的斷裂處流淌出來的痕跡。



Chapter 1


即使是超級士兵也沒能讓Steve從航母上摔進河面時徹底減緩痛覺。
這不像是從高樓上跳向地面那樣,何況當時他還有盾牌作為緩衝,沒了以振金材質製作的盾,肉體需承受的傷害遠高出好幾倍,Steve先是感覺到如同撞上堅韌壁面一般的劇烈痛楚,隨後是河水帶來的冰冷感急速包覆於全身,剝奪了他僅有的體力,腹部的槍傷似乎裂得更開,空氣爭先恐後地從嘴部湧出,Steve想起七十多年前墜落於冰河上的回憶,只是那時候毀損的飛機零件先行撞裂了冰層,而那些比河水更加寒冷的深水很快就讓他失去意識,實際上並沒有過多痛苦的感受。
只是在兩次的墜落中他都還欠著別人什麼。和Peggy約好的那支舞沒能實現,這次也不能陪Bucky完成他的任務。


++


Steve猛地睜開雙眼,他又夢見那些事了。

剛從70年的冰封期醒來那陣子,S.H.I.E.L.D替他作了不少全面性的檢查,包涵心理狀態評估。

年邁的醫師沒有任何拐彎抹角的隱瞞,直接了當的說他有PTSD的症狀,也許他能找到緩解的方法,但畢竟切入核心、直面問題本身才能真正解決這些情況。

「不過心理、精神問題的處理不能太過著急,Cap,我相信你知道該怎麼做。」



21世紀很方便,然而比起那些化作文字的紀錄,Steve更希望能夠親眼見證戰爭的結束,和Howling Commandos的同伴們一同慶祝之類的。

不過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和Sam幾乎沒一次找到Bucky過。就像Natasha之前所說的,你永遠不可能找到他。
但Bucky似乎也並沒有回到Hydra,雖然Natasha正在處理個人問題,但她也間接幫忙無數次,期間甚至還發了不少相關消息給他。

可他和Sam倆人就這樣跑了一個又一個可疑地點,最終還是倆人一同離去。

除了之後的那麼一次。


有一次他曾在Hydra一個似乎剛被廢棄的基地看到那個人。


Chapter 2

察覺到黑暗中似乎有道視線盯著自己時Steve立即進入備戰狀態,他和Sam分開行動、個別勘察這個原本應該已經空無一人的基地,但也許他們的判斷出了錯誤。

直到對方從黑暗中露出些許面容,Steve才發現自己錯得離譜,他驚訝得沒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我以為你會矮一些。」對方說道。

「……我以為,」Steve覺得喉嚨有些緊縮,「我以為你死了。」

「你以前明明很瘦小。」

「Bucky。」Steve打斷他,「和我走。」

好一陣子都沒聲響,Steve幾乎要以為對方會像過去幾次突然出現一樣,再度悄聲無息的離開時,一陣笑聲傳進他耳裡,其中挾帶著濃厚的自嘲感幾乎蔓延在整片廢墟,聽著令人不舒服。

「你沒搞錯吧,Rogers?你要一個殺手跟Captain America一起走?醒醒吧。」

「那些事情不是你的錯,Bucky。」Steve說,「你只是服從長官命令的士兵。」
只是作為武器被利用。

但Bucky只是露出一絲冷笑,陌生得讓Steve心寒。
「我是被洗腦了沒錯,但我卻真的相信那些鬼話,相信我是為了世界……我在乎的還真不是那些被我殺死的人,我在乎的是我居然就這麼執行了那些命令。」
他低下頭,雙手無意識的拉扯著頭髮,力道大得Steve想阻止對方這種自虐般的行為,但手才伸過去,Bucky又猛地抬起頭,一臉漠然的盯著他。

「這樣你還想說我是無辜的?別拿你那套理論來說服我,美國大兵。在你睡著的這70年,世界早就變了。」

「世界的確變了,」Steve緩緩說道,「變得可以接納更多事物。」

又是一陣幾乎令Steve感到窒息的寂靜,就在他按捺不住、正要邁開腳步之際,聽到一句略微嘶啞的「別動」。

「別過來。就只是……別過來。」Bucky的聲音忽然變得很疲倦。

「Bucky,我可以幫助你……」



「幫助我?你能幫什麼?事情沒那麼簡單,我……我需要一點時間,我需要把自己關起來……」

聽到老友模糊不清的囈語,Steve著急得再次打斷他,「Bucky,別這樣,別把自己困住,不要傷害你自己……」

「這不是在傷害我自己,這是在避免傷害到你們。」

模糊的面孔再度融入黑暗裡,Steve沒作多想立刻跑上前,但卻只是撲了個空。



Chapter 3


在偷偷住進這個似乎被廢棄的小公寓的第二天,James就把頭髮剪了。
看起來真糟。James看著鏡子想。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他擅長用各種冷兵器或熱兵器殺人,而不是替自己理髮。
幾乎快要垂到肩膀的長髮相當礙事,他懶得去猜測為何Hydra就這麼任由頭髮肆意生長,而他也不願讓人拿著利器靠近自己的後頸,不想坐在那些椅子上。那會讓他下意識想起被洗腦的痛苦。
James又看了一眼鏡子。
不像Bucky Barnes,也不像Winter Soldier,但似乎又介於兩者之間。

他現在的確兩者都不是。他沒再回到Hydra基地,而是悄然隱身於社會邊角。
至今最令James感到意外的是會有人願意收留自己這種身無分文的可疑人士。好心的年邁夫婦願意雇用他作自家店裡的雜工。 這樣做完普通工作後可以放鬆下來或是睡覺休息的平靜日子給他一種熟悉感,又或著是對回憶的刺激。

James能想起來的絕大多數都是片段,有些時候他殺人,有些時候他開槍,有些時候眼前只有冰冷的艙門,有些時候他會看到詭異的藍色光線,這些片段在他腦海裡打轉,攪得他思緒都要跟著混亂起來。
但更多時候他記起的是一個金髮的瘦子,有時會被打得鼻青臉腫,有時會拿著畫板,還有三個小孩,兩個女孩一個男孩,有時抓著他的手,有時在他面前跑著,他現在能夠記住了,那些人曾是他生命裡最重視的存在。



Chapter 4

Ultron事件過後,Steve算是在無意間和Bruce談起這個話題的。

「發生那些事情之後,我再次見到Bucky時,一開口就是要求他和我們一起離開。」Steve說道,「後來想想,我太著急了,完全沒想到其他層面。而且Bucky他……他似乎暫時不想接觸人群,他說他不想傷到我們。」

「Barnes先生的想法我可以理解,」Banner用衣角擦拭鏡片,將眼鏡重新戴上後才再度接下去,「或許他也是有著難以克制、想傷害所有人的衝動。」
「所有人?」Steve皺起眉。
「所有人。」Bruce點頭,「包括自己。那種念頭隨時都會冒出來,而且根據資料顯示和……無意冒犯,但Barnes先生還有重創你、Natasha和Sam的紀錄,Cap。這會使得他在克制衝動方面變得更加困難,因為比起壓抑衝動,傷人對他而言可能更容易。這種時候把自己關在一個地方會讓整件事變得相對安全些。」
「但這不是你們的錯。」Steve不太能接受這些說詞,Bruce不是自願突變成Hulk,Bucky也是因為Hydra才成為殺手。雖然他也早就猜測到老朋友的想法了。
Bruce只是露出一個略顯無奈的笑容。
「是,但誰對誰錯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釋的。」


Chapter 5


Winter Soldier又要被抓去洗腦了。

Rumlow聽到這消息時有些小小地、小小地替對方感到可憐。那種想法非常微弱,照理說根本不該存在,但他一時半刻也沒將之拋在腦後。

一個根本無法真正記取教訓的士兵不斷受到相同的懲罰,幽靈沒能記得自己多年前就曾因任務上的遲疑而被推到那台機器前。當初似乎是在狙擊Howard Stark,這次……Rumlow回想著任務內容,這次幽靈失職之處好像也是情感上出現遲疑,他在看到追殺目標的孩子們之後沒有立刻扣下板機,但上層的命令相當明確,格殺勿論。

天知道那個三不五時被冷凍的人型兵器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反正對於上層而言,這種似乎對孩子們產生憐憫之心的情感或猶豫就是執行任務上的阻礙。

沒人知道Winter Soldier被推上手術台的當下,滿腦子都是幾名幼童的身影,兩個女孩一個男孩,孩子們繞著他轉,嘴裡喊著相同的辭彙,他沒能及時想起那個字彙是哥哥。


Chapter 6

「Cap,你會在乎士兵能否變回從前那個人嗎?」
Natasha吹出一個泡泡糖球,在它破掉前又嚼回嘴裡。Captain America看向她的表情就像一個和藹的爺爺親切地凝視著自己不懂事的孫女似的。

「那種事不重要。」

女間諜的好奇心被挑了起來,「你是指?」

「還沒注射血清前,一但看到不能接受的事情,我就會衝上去和事主打架。」

Natasha挑著眉,Steve又笑了笑,「很難想像對吧。但之後我就很少做這種事了。
「Bucky被洗腦這件事,我到現在還是沒辦法釋懷沒錯,但這和他是不是以前那個人沒有關係,何況人不可能永遠不變,經歷過的事情、看見過的事情都會影響到一個人的想法和個性。不過也許表面上有些事情改變了,但本質上還是相同的。
「他本來可以直接開槍殺死我。Bucky槍法很好,他可是Howling Commandos的狙擊手。但他不但沒那麼做,反而還救了我,又一次。」


Chapter 7

『在當年,身體素質極其之差的Steve Rogers,其實還是名色盲,但這點並未阻礙他繪畫,如同那般孱弱的軀體並未困住他的偉大情操……』

解說詞透過喇叭播放著,但實際上James沒什麼聽進去。他只是看著牆面上展示的圖畫。他不懂藝術、也不懂什麼技巧,然而其中一張肖像畫他想當作不知情都是自欺欺人,那張圖的主角明明白白就是他。

這一天老夫婦給他放了一天假,認為他需要出去放鬆一下,起初James相當抵抗,但轉念一想,他不想傷了老夫婦的好意,而躑躅不前也不會有任何進步。

從踏上街頭開始他便奮力抑制著心中那股攻擊衝動。試著去回想其他事情,而不是分析目前所見的一切,有多少是可以被切割為殺人行動的一部份。他下意識的跑著,突然不確定自己到底該往哪裡去。但突然間他發現自己來到一個博物館前面,外牆上大大打著「歡迎回來,Captain America」幾個大字。

這裡人群眾多,本應令他感到不自在(甚或是緊繃的情緒),但在看著展內的各樣展示品時,James卻覺得自己彷彿被吸引住似的,似曾相似的物品接連牽扯出些許薄弱的記憶,尤其在看到那面展示Captain America過往圖畫的牆面時,更覺得逐漸有熟悉感湧上心頭。


Chapter 8


『Steve配的顏色都好奇怪喔!』

『回來!Rebecca!』

Bucky朝著已經跑遠的妹妹大喊著,但妹妹已和其他手足玩在一塊兒,Bucky只能再度坐回草地上,同時一臉略微愧疚的表情向老朋友低喃著對不起之類的話。

『沒關係啊,Rebecca應該也沒說錯,我真不知道你們眼中正常的色彩是什麼樣子。』事主本人倒是不怎麼介意的笑著,手上的繪圖動作也沒停過。Bucky湊上前,專心看著對方的動作,他不知道這樣另類的色彩結構對其他人來說是什麼模樣,但他覺得很漂亮,而且Steve那麼喜愛繪畫。

Bucky在Steve身邊躺下,太陽很暖和,他很快就睡著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BRAC/COLA

Author:BRAC/COLA
初訪者請點置頂

網誌內容含髒話+不自重請注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